|抗疫防疫基金|健身搏擊、舞蹈界斥港府將疫情後果轉嫁業界 促發放第三輪防疫抗疫基金

|抗疫防疫基金|健身搏擊、舞蹈界斥港府將疫情後果轉嫁業界 促發放第三輪防疫抗疫基金

▲ 柯尊鼎批評港府抗疫不力,容許有部分人來港而不需檢疫導致疫情爆發,「將疫情後果轉嫁由業界承擔」。

本港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肆虐社區,港府宣布上周三(15日)起收緊一系列防疫措施措施,包括暫時關閉12類處所、餐飲業晚市不准提供堂食服務等,暫定維持至下周二,健身搏擊及舞蹈業界今(21日)表示,對要求健身中心再次停業感到徬徨及憤怒,促請港府設立第三輪防疫抗疫基金助業界應急。

健身室負責人柯尊鼎指,今波疫情令業界損失更慘重,因5至10月原是健身業界的旺季,收入佔全年收入7至8成,他又提到第二輪防疫基金有業界仍未收得款項,「3月停至5月8日重開,現在7月都仍未收到,是來得太遲」,柯尊鼎透露,現時已有60至70間健身室已結業。

柯尊鼎批評,港府欠理據要求所有健身中心停業,因中小型健身中心從未出現確診者,亦一直保持衞生,歸咎港府抗疫不力,容許有部分人來港而不需檢疫導致疫情爆發,「將疫情後果轉嫁由業界承擔」。

健身教練葉子軒曾指,疫情至今少了 3 至 4 成學生,質疑大部分疫情爆發點是食肆而非健身中心,政府一刀切要求健身中心停業,是扼殺行業生存權利。

經營舞蹈室的蕭翊深亦指業界一向做足防疫措施,亦從未出現確診人士,斥政府入境措施把關不力導致疫情再度爆發,但要求部分行業停業、食肆晚上只准外賣等「將責任推卸予普羅大眾承擔」,質疑「為何辦公室、零售可上班,我們連開門都不能,從事這一(娛樂)行業,這就是我們生存的地方」。

蕭翊深亦批評政府從未為業界提供任何緩助,「最簡單,政府沒有要求業主免我們交租,扼殺我們生存權利,但又要我們繼續支出。」而保就業計劃要求受助人提供強積金戶口,但以他所知大部分舞蹈員都是自由身工作者,亦不會有強積金戶口,「好多舞蹈員從疫情開始至今,從來沒有得到一蚊資助」。

瑜珈導師謝凱華則指,從疫情開始至今無收過政府「一毫子」,批評政府津貼申請程序「非常混亂緩慢」,每次查詢都只回應審批中,「呢個唔係一個『急市民所急』嘅情況」。她又指,「幸好這數月能用積蓄維持生計,仍要交MPF,比拿綜緩更差」。

Content retrieved from: https://topick.hket.com/article/2701656.

X
歡迎蒞臨 Fundable (HK)
可以幫到您嗎?